天天干-夜夜啪_天天操-天天啪-天天射-天天日-天天撸-天天在线视频-免费在线电影超碰在线视频

首页  »  人妻美妇  »  老婆的放縱

老婆的放縱




我和妻子都有著體面的職業,過著中産階級舒適但不奢華的生活。應該說,妻並不屬於那種婉約的古典美人,她的五官非常明豔,身材也苗條而不失豐滿,尤其是她的皮膚,白皙得有些眩目,屬於那種讓人有肉欲沖動的類型。我常慶幸自己能有一位別人羨慕的嬌妻,我喜歡讓她和我一起參加各種聚會,也很享受別人那種嫉妒和熱辣的目光。

妻子對我、對家庭都是很好的女人,結婚前雖然也和其它男人有過來往,但是都沒有發生過性關系。結婚后偶爾聽她說在單位里被有些同事吃她“豆腐”,也只是摸下大腿或者捏捏胸部之類的,總之,除了和我以外,還真沒有和其它男人發生過性關系。而我卻不同,因爲工作和業務的原因,我在外面悄悄地搞過的女人不少。但在現實生活中,我覺得任何一個婚外的女人都無法取代她。

這種平靜的生活持續了6年,妻溫柔的品性和嬌美的胴體都給我帶來了無盡的歡樂。夫妻相處久了,感情愈來愈濃,但有些感覺卻慢慢地消褪中。就像夫妻間的愛愛,激情依舊、甜蜜依舊、柔情依舊,但臉紅心跳的悸動、肌膚相親的觸電、羞澀矜持的掙紮全都沒有了。這是沒有辦法的事,因爲彼此太熟悉、太親蜜,事實上,這些感覺是非常美的,但如果能夠,我希望能和妻子再有一些全新的感受。

我一直期待那激動人心時刻的到來,而真到來的時候,我覺得自己在做夢。

事情開始於11月初的一個夜晚,和往常一樣,我們夫妻入睡前總喜歡交流一下,我們一邊作愛一邊討論性給我們帶來的快樂和美好。妻子與我一向感情甚好,我們之間幾乎無話不說。我們嘗試各種不同的性愛方式,有些是我教的,有些則是從色情影片中學來的,我並不知其他夫婦是否如此,但我知道我們這樣做是絕對正常的。

妻子告訴我,她在雜志《人之初》上看到一篇文章,說的是3個家庭6個男女玩換妻的事情。妻子所在科室年輕人多,訂閱的雜志五花八門,《人之初》、《家庭、社會與生活》等雜志,是妻子在工作之余常閱讀的刊物之一。

妻子過去也和我談論過對一些文章的讀后感,涉及到**方式、情人等問題,我也喜歡與她對這些問題進行討論。我們夫婦兩人並不怕難爲情,反而在討論每次后做得更精彩更刺激。

雜志反映6人派對的事情,在我心中掀起極大的波瀾,不由萌生一種五味俱全的念頭,也希望她能夠給我帶來一些新的刺激。

和許多夫妻一樣,過去我也曾經想象著妻子與多個男人**的細節,在床第上的親吻愛撫過程中說與妻子聽,一直把妻子撩撥得欲火難耐,嬌聲連連中與我共同進入性愛的高潮。

激情過后,妻子總以爲我是在創造氣氛,這樣的事情在生活中是完全不可能。

妻子是個本分保守的女人,幾年的夫妻生活已經證實了這一點。

但是,妻子的沖動,也反映了女人的一個共同特點,希望能夠嘗試到更多男人。這樣的意識牢固地存在於女性的心里,盡管許多女性一輩子也不敢越雷池一步。當我們在得到強烈的快感后談論它時,我們都絕對的認爲這不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,我們並未意識到,也許是不願意識到自己潛意識中也有這種越軌的渴望。

鼓勵她找情人,我自己說服不了自己。把老婆讓出去給生活中的男人搞,是我不能承受的,而且,那樣妻子會認爲我不愛她。夫妻倆各玩各的也不行,那樣家庭生活像一盤散沙,沒有任何樂趣可言,而且,這與鼓勵她去找情人沒有多少差異。

男人強權占有女人的欲望,驅使我必須要將妻子捆綁在自己的戰車上前進。

我並不欣賞換妻遊戲,那樣妻子的性愛活動無法置於我的眼底,而且,妻子也會認爲男人是爲了性刺激而把女性當成玩物來交換,對我們夫妻感情並不利。

我只允許妻子在我的完全控制之下得到性的快樂。

所以,我想到3P。一切由我來安排,找一個陌生男人來參與,由我來把握局面。

我對遊戲自然有自己的設計:妻子雖然已經近三十了,但她秀麗的面容和飽滿成熟的體態更加獨具風韻,反而對男人更具有吸引力……。我們找一個陌生人一起來玩兩男對一女的3人遊戲,就是當下流行的兩男一女的三人集體性交活動,也可以說是雜交活動,還可以把這種活動稱爲雙槍夾擊、美妻共享、二龍一鳳、三人大戰、力敵雙雄,二男共妻等等,說到底就是兩男一女的性遊戲!玩過以后就行同陌路,不會再有來往,我相信妻子在僅有的一次婚外性活動中不會愛上別人的,即便愛上了,因爲今后無法聯系,這樣的感情波動慢慢也會平息。這樣解決問題,或許是我最能接受的方式。

在妻子說完6人派對的事情后,我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做一些評論,而是故伎重演,想象多個男人與妻子玩性遊戲的細節,引誘妻子與我進入激情的欲海。

平靜之后,很認真地告訴妻子,我說:我們可以找一個陌生人一起來玩兩男對一女的3人遊戲。

妻子不解地問我怎麽會有這樣的想法呢?

我對妻子說自己的想法:愛是無私的,但愛與性卻是分離的。一個男人是不是就一輩子應該只與一個女人**,一個女人一輩子是不是只與一個男人**呢?我認爲只要有愛就無所謂男人只與妻子**,妻子只與丈夫**.只要我們是深愛著的就足夠了,何必唯一呢?再說性的快樂和愛的快樂本來也是兩種不同的快樂,完全沒有必要強求一至的,愛是唯一的,而性卻是無限的。

女人的青春消失很快,妻子跟隨我那麽幾年,對我付出了很多,我希望能夠對她有所補償。我願意妻子在性的遊戲中得到快樂和幸福的感受。

妻子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,她歎息真難以想象和一個陌生的男人在一起是什麽感覺,或許,熟人之間發生這樣的事情她更能接受。

我明白妻子的想法,女人更能接受熟悉的男人。在女人眼里,酒是越陳的越香,姜是越老的越辣,交往多年的熟悉男人,可能更有助於她們跨越性心理障礙。

但我在這方面是個理性或者說是自私的人,絕對不允許在熟人之間發生這樣的事情的,且不論妻子可能與他們發生的感情糾葛以及對家庭帶來的麻煩,單是作爲男人,把自己的妻子出讓給熟人朋友干,面子都是沒有地方擺的。

我耐心地給妻子解釋厲害:熟人之間有這樣的事情,將來見面大家會尴尬,也許連朋友都做不成。而且玩這樣的遊戲不同於換妻,參加遊戲男方的妻子往往並不知道,一旦配偶知曉不但造成對方家庭矛盾,而且傳出去了還會極大損害三人的聲譽,對家庭事業都會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,風險太大。另外,如果妻子與熟人之間産生了感情,我們遇到的局面就更加複雜,后果就更加難以設想。

妻子聽我一番分析覺得很有道理,說那最好找外地的陌生人玩玩,本地的就算了。我告訴她也別太絕對,本市的如果不認識,也可以邀請來玩的。妻子說怕遇到熟人,我安慰她說本市那麽大,有好幾百萬人口呢,不會那麽巧,而且我有我的辦法避免尴尬的出現。

我避免遭遇熟人的辦法是:在網上找,通過網絡來聯系。妻子懷疑道:會有這樣的人嗎?我笑道網上這樣的人多的是。妻子不玩電腦,更不上網,她對網絡上反映出來當今社會一些新的兩性交往方式知之甚少。我的具體步驟是先與網友交流,感覺對方的素養,我絕對不讓粗俗的人來接觸和傷害我妻子。感覺好的話,讓對方把照片發過來,避免遇見熟人,同時讓妻子感受一下對方的外貌,決定是否見面。如果能見面了,可以進行真實的接觸與交流,讓雙方在這過程中都有選擇對方的權利。沒有問題了,再開房間,進入實質性階段。

就這問題與妻子交流到深夜,問妻子是否同意我的想法,妻子睡意朦胧地答應我:一切由你來辦,我聽你的。

這一夜,我興奮的翻來覆去睡不著。身邊妻子睡的很平穩。我心中難免疑惑,妻子心理那麽平靜,她真是答應我了嗎?一方面想到自己妻子即將被別人搞,心里立即酸溜溜的不是滋味,但另一方面如果妻子真邁出這步了,又覺得自己很對得起她,心里掠過幾分欣慰……我一直期待那激動人心時刻的到來,而真到來的時候,我覺得自己在做夢。

事情開始於11月初的一個夜晚,和往常一樣,我們夫妻入睡前總喜歡交流一下。

妻子告訴我,她在雜志《人之初》上看到一篇文章,說的是3個家庭6個男女玩換妻的事情。

妻子所在科室年輕人多,訂閱的雜志五花八門,《人之初》、《家庭、社會與生活》等雜志,是妻子在工作之余常閱讀的刊物之一。妻子過去也和我談論過對一些文章的讀后感,涉及到性愛方式、情人等問題,我也喜歡與她對這些問題進行討論。妻子對我、對家庭很好,是個典型賢妻良母型的女人,在現實生活中,任何一個婚外的女人都無法取代她。雜志反映6人派對的事情,在我心中掀起極大的波瀾,不由萌生一種五味俱全的念頭。這些年來,妻子在風雨中陪伴我,她付出很多,面對這樣的好女人,我不知道如何對她進行補償。鼓勵她找情人,我自己說服不了自己。

把老婆讓出去給生活中的男人搞,是我不能承受的,而且,那樣妻子會認爲我不愛她。夫妻倆各玩各的也不行,那樣家庭生活像一盤散沙,沒有任何樂趣可言,而且,這與鼓勵她去找情人沒有多少差異。男人強權占有女人的欲望,驅使我必須要將妻子捆綁在自己的戰車上前進。我並不欣賞換妻遊戲,那樣妻子的性愛活動無法置於我的眼底,而且,妻子也會認爲男人爲了性刺激而把女性當成玩物來交換,對我們夫妻感情生活不利。我只允許妻子在我的完全控制之下得到性的快樂。我想到3P.一切由我來安排,找一個陌生男人來參與,由我來把握局面,這樣解決問題,或許是我最能接受的方式。想到一個人抱著妻子雪白的肉體,心中湧起一股醋意,但我又太需要對妻子進行補償了,因爲我愛她……和許多夫妻一樣,過去我也曾經想象著多個男人與妻子做愛的細節,在床第上的親吻愛撫過程中說與妻子聽,一直把妻子撩撥得欲火難耐,嬌聲連連中與我進入性愛的高潮。

激情過后,妻子總以爲我是在創造性愛的氣氛,這樣的事情在生活中完全不可能。

妻子是個本分保守的女人,十多年的夫妻生活已經證實了這一點。但是,妻子的沖動,也反映了女人的一個共同特點,希望能夠得到更多男人的愛,這樣的意識牢固地存在於女性的心里,盡管許多女性一輩子也不敢越雷池一步。在妻子說完人派對的事情后,我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做一些評論,而是故伎重演,想象多個男人與妻子玩性遊戲的細節,引誘妻子與我進入激情的欲海。

平靜之后,很認真地告訴妻子,我真想找男人與她玩,讓她能夠得到更多的快樂。妻子不解地問我怎麽會有這樣的想法呢,只要我愛她就夠了呀。我對妻子說自己的想法:女人的青春消失很快,妻子跟隨我那麽多年,對我忠心耿耿,付出了很多,我希望自己能夠對她有所補償。妻子作爲成熟女性,她秀麗的面容和飽滿成熟的體態更加獨具風韻,而她雍容端莊的風度、凜然不可侵犯的氣質,反而對男人更具有吸引力……。我願意妻子在3人遊戲中得到快樂和幸福的感受。

妻子很感動,說只要我經常陪伴她就夠了,她不想玩這些遊戲,怕自己的男人感情上受到傷害。我開導妻子,這一切都是我願意的啊,只要她別愛上別人,感情屬於我,雖然作出了犧牲,我想自己是能夠承受這一切的。妻子仍然猶豫,她從來沒有與別的男人有過,真有了,萬一愛上別人怎麽辦?我對3人遊戲自然有自己的設計:找一個陌生網友,玩過以后就行同陌路,不會再有來往,我相信妻子在僅有的一次性愛活動中不會愛上別人的,即便愛上了,因爲今后無法聯系,這樣的感情波動慢慢也會平息。

妻子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,她歎息真難以想象和一個陌生的男人在一起是什麽感覺,或許,熟人之間發生這樣的事情她更能接受?妻子的想法,和我在網上看到許多帖子里描述一樣。女人更能接受熟悉的男人。在女人眼里,酒是越陳的越香,姜是越老的越辣,交往多年的熟悉男人,可能更有助於她們跨越性心理障礙。但我在這方面是個理性或者說是自私的人,絕對不允許在熟人之間發生這樣的事情的,且不論妻子可能與他們發生的感情糾葛以及對家庭帶來的麻煩,單是作爲男人,把自己的妻子出讓給熟人朋友干,面子都是沒有地方擺的。我耐心地給妻子解釋厲害,熟人之間有這樣的事情,將來見面大家會尴尬,也許連朋友都做不成。

而且玩這樣的遊戲不同於換妻,參加遊戲男方的妻子往往並不知道,一旦配偶知曉不但造成對方家庭矛盾,而且傳出去了還會極大損害三人的聲譽,對家庭事業都會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,風險太大。另外,如果妻子與熟人之間産生了感情,我們遇到的局面就更加複雜,后果就更加難以設想。妻子是以老公和家庭爲重的女人,聽我一番分析覺得很有道理,說那最好找外地網友玩,本地的就算了。我告訴她也別太絕對,本市的網友如果不認識,也可以邀請來玩的。妻子說怕遇到熟人,我安慰她說本市那麽大,有好幾百萬人口呢,不會那麽巧,而且我有我的辦法避免尴尬的出現。我避免遭遇熟人的辦法是:在網上找。

妻子懷疑道:會有這樣的人嗎?我笑道網上這樣的人多的是。妻子不玩電腦,更不上網,她對網絡上反映出來當今社會一些新的兩性交往方式知之甚少。我的具體步驟是先與網友交流,感覺對方的素養,我絕對不讓粗俗的人來接觸和傷害我妻子。感覺好的話,讓對方把照片發過來,避免遇見熟人,同時讓妻子感受一下對方的外貌,決定是否見面。如果能見面了,可以進行真實的接觸與交流,讓雙方在這過程中都有選擇對方的權利。沒有問題了,再開房間,進入實質性階段。就這問題與妻子交流到深夜,問妻子是否同意我的想法,妻子睡意朦胧地答應我:一切由你來辦,我聽你的。

這一夜,我興奮的翻來覆去睡不著,想到自己妻子即將被別人搞,心里立即酸溜溜的不是滋味,而妻子如果真邁出這步了,又覺得自己很對得起妻子,心里掠過幾分欣慰……身邊妻子睡的很平穩。我心中難免疑惑,妻子心理那麽平靜,她真是答應我了嗎?次日晚上,妻子到朋友家做客,我在家上網,進入新浪的本市聊天室。我的網名叫“夫妻在線”,立即有5、6個網友找上來。言談之中我覺得對方不是素質太差,就是沒有照片,毫不猶豫地將他們淘汰了。對於我的征友意向,多數網友幾乎都會提出兩個同樣的問題:是不是你那方面不行?是不是你老婆需要太強?這些人對性愛生活都缺乏深刻的理解,令人哭笑不得。最后,有個北京的網友找上來,說他30歲,次日到本市出差,說他能理解這樣的生活方式。交流中覺得他還不錯,最后他把照片通過電子郵件發給了我。我答複他,等妻子回來后再決定。妻子回來后,我立即把那網友的照片給她看。妻子笑道:“你呀,當真了啊?昨晚我的困的不行,想睡覺了才答應你的……”。

如同當頭一棒,我真暈!拉妻子坐下,要她仔細看看那網友,推薦說這小夥子長的不錯,挺帥的。可妻子卻對照片小夥子身邊的花瓶感興趣,稱贊那花瓶有特點、很好看,什麽時候我們家也買一個這樣的花瓶……。昨晚的功夫白費了,我只有乖乖地陪妻子看電視,好言好語哄她,生怕她對我有什麽誤會……。不過,對於妻子的拒絕,我還是於心不甘。上床后,想象著3人遊戲挑逗妻子,把她撩的很興奮。

此刻,我愛意綿綿對妻子說,性是一種快樂,我們只要做好相關準備,讓人性愛變的無害,她是可以盡情享受的。激情中的妻子點點表示同意。我又說,我之所以這樣做,是真心的愛妻子,是對妻子愛的一種表現,我要讓我心愛的老婆快樂幸福,但不許別人把她搶走,這樣的玩法是最好的。妻子非常感動,說我這樣的想法,是男人對妻子的愛上升到了一種最高的境界,她同意我幫找網友。

說北京的那個確實帥,我可以答複那個北京的,但是,試一次就可以了,妻子怕自己以后會沈湎於這樣的遊戲之中……第二天一早起床,我立即答複那網友同意見面,並把我的手機號碼告訴了他。晚上妻子有飯局,我在家上網。那網友並沒有回信,我有些失望,覺得這樣的事情只能趁熱打鐵,時間長了怕妻子變卦。繼續進入新浪聊天室,一個網友找了上來,感覺這網友談吐一般,而且性的意圖過於明顯,問及我妻子是否漂亮,是否願意肛交等話題,很令人反感,我和妻子都反對變態性行爲的。他非常渴望馬上見面,甚至說他證件就帶在身邊,如果可行他馬上開房。他告訴我身份說,他是個軍人,還告訴我手機號碼。我想,軍人因爲與家庭分離,這方面要求是強烈的,但他的談吐我實在不欣賞,不妨把他作爲一個試探對象,讓妻子與他見個面,權當鍛煉一下妻子好了,3人遊戲我絕對不和他玩的。他玩的立即打電話問妻子飯局結束沒有,妻子說正在朋友的車上,已經在回家的途中了。吸取頭天的教訓,怕妻子臨時改變想法,我騙她說,快到家讓她給我打個電話,我陪她去溜達溜達。妻子一聽很高興,說到家門口就通知我。

與妻子在樓下彙合,拉開車門請她上車,妻子驚訝地問:“不是說一起散步嗎?”

我笑答:開車出去兜兜風,我們倆好長時間沒這樣兜風了。妻子說吃的太飽了,真想散步消食。不過,她還是順從我上了車,我直接把車開往約定地點。妻子一路滔滔不絕地向我說飯局的情況。

這晚是一同事慶祝喬遷之喜,約妻子以及單位20多個同事到家做客,飯桌上男人們喝酒多了,鬧的特別瘋。說到這里,妻子頓了頓,我了解她的脾氣,可能有難言的事情。便問是不是有人冒犯她了。她點點頭,接著告訴我,趁大家喝酒鬧成一片的時候,他們單位的劉主任醉醺醺地移到她身邊,摟摟她的肩膀給她翻翻衣領,借故摸了一下她白嫩的脖子,裝做關心地說:“你的衣服很漂亮,可惜衣領沒翻好”。那男人的目光里露出無恥的淫蕩。妻子出門前經過精心打扮,不會出現衣冠不整的問題,妻子知道他故意占小便宜,但當著大家的面,她又不好發作,心里覺得老大不舒服。劉主任是個禿頂,在他們單位風流成性,但性格也開朗風趣,爲此身邊常圍著一大群女人,我認識這個人。這樣的事情我過去知道了一定會火冒三丈,此刻聽了心里雖然也覺得不痛快,但想到這不過是單位同事調情罷了,做的也不算太出格,沒必要太計較,而且,動員妻子見網友的急迫心情,似乎也沖淡了對那劉主任的憤恨。便安慰妻子說,他酒喝多了,別和他認真,以后如果他太過分的話你告訴我,看我收拾他……。好言安撫妻子幾句后,我小心翼翼地問她是否想見網友,妻子反問是什麽樣的網友,我答對方說是個軍人,妻子沒好氣地說她不喜歡軍人,而且,今晚也沒心情……。眼看要到約定地點了,我把車靠路邊停下動員道:

“僅僅是見見好嗎?我也不想在今晚就做什麽,就算是鍛煉一下你自己”。妻子生氣地拒絕:“我又不是沒有老公,要見你自己去見,我不見!”事情就這樣泡湯了。回家途中一路無言,心里說不出是什麽滋味。妻子的忠心讓我感動不已,但她始終邁不出這步,又叫我茫然所失。看我臉色陰沈,妻子口氣緩和地對我說:“老公,我知道你是好心,只是,我真邁不出這步。就像你要我吃肥肉,我知道吃了對身體沒有什麽特別的壞處,但我就是不喜歡吃呀,別強迫我了好嗎?”回到家兩人上床,我繼續動員妻子,說我是一片苦心愛她,請她別有太多其他想法,妻子說她理解我,讓她慢慢適應好了。我又問:“如果北京的那個小夥子與我電話聯系了,我們見他嗎?”妻子沈默片刻答道:“那就試試吧,你已經答應別人了,我也不想傷害對方……”妻子做事情總是那麽認真。

次日,也就是11月8日。這天上午妻子上班,孩子去學習英語,我繼續到新浪本市聊天室尋找朋友。真希望北京的那網友與我聯系,因爲這天機會很好。下午和晚餐孩子都有自己的活動,孩子獨立出去玩,給了我和妻子一個自由的空間。不過,我中午有工作應酬,而妻子晚上還要去參加一個同事的婚禮,我和妻子呆在一起的時間僅有下午幾個小時罷了。可能是我的要求太嚴格了吧,與網友談的不太投緣,臨近中午11點了,還沒有什麽結果。有點泄氣,正打算關閉電腦到廚房做飯。此時,一個叫“白領28”的網友與我打招呼,這網友很坦誠,說他是外省的,在家鄉的時候和老婆有過類似的經曆,希望能夠加入我們的生活。我一再強調妻子沒有嘗試過,見面的話可能無功而返,希望他能夠和我一起做妻子的工作。

我生怕遇到粗俗的人,使妻子受到傷害。

這網友很理解我的處境,說他完全能配合的,而且也會充分尊重我的妻子。

交流中得知,這網友還是我的老鄉,心里又增加了幾分親切感。他坦白說,其實他有32歲了,但看上去年輕,就在網名上把自己說成28.我們互相交換了QQ號碼,他把照片發給了我。正在這時,妻子下班回來,讓妻子看他的照片,妻子看后笑道,這人樣子有點憨厚,還有點像你呢。問妻子願意見他嗎?妻子說那就見見吧。

妻子回答的非常痛快,我反而有點不相信了,問怎麽那麽快就答應了啊,妻子說:“昨晚你生氣了,僅僅是沒有發作罷了,今天我不想讓你再不高興……”。心中湧起一種感動:妻子真好。立即把妻子同意見面的消息告訴了那網友,和他約好,等我應酬完后,大約下午3點左右見面,屆時我們電話聯系。應酬地點在郊區,飯后已經下午2點多,驅車返回的路上與網友通了個電話,請他在綠湖附近茶館找個包廂。清淨一些的環境方便交流,有助於調節氣氛。接著又給午睡中的妻子打電話,叫她起床了。妻子在那邊似乎有點不情願地說:“我還想睡嘛。”

我連聲哄道:“乖乖,別騙人家了,我們僅僅是先見個面,別的事情最后由你決定……”。進入宿舍大院,再給妻子打電話,妻子說她才在穿衣服呢,收拾打扮一下就下來。在車中在等待妻子下樓的20多分鍾里,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籠罩著我。想到妻子即將與網友見面,即將……,矛盾、忐忑、激動、哀傷令人心潮起伏,恍然如夢,希